最后更新:
佳作首页 | 人像写真 | 人体摄影 | 风光旅游 | 民俗节庆 | 新闻纪实 | 样片实拍 | 秀展摄影 | 生态飞羽 | 个人影展 | 专题影展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佳作赏析>>专题影展>>正文

2020第63届荷赛年度摄影大奖评选揭晓,颁奖盛典取消

[2020-04-26]      责任编辑:原创    点击量:

    根据荷赛评选进程安排,原定于2020年4月16晚举行的荷赛颁奖盛典因受全球新冠肺炎疫情影响而取消,大赛组委会仅公布了获得本届赛事的年度获奖名单。一等奖获得者将各奖励10,000欧元,其余入围摄影师将一起分享总价值130,000欧元的奖金。

    日本摄影师Yasuyoshi Chiba的《呐喊》获得年度世界新闻摄影大奖。法国摄影师Romain Laurendeau的《叛乱》获得年度图片故事大奖。

    据中国摄影网从荷赛官方了解到,2020第63届世界新闻摄影比赛(荷赛)共收到全球125个国家的4283名摄影师提交的73996件作品。

    中国摄影网已在2月中下旬为大家解析本届大赛完整的提名作品,点击链接浏览:独家:2020第63届荷赛提名公布(附372幅作品赏析)

编译:陈甘 叶兰贞  苏妍
审核:陈小军
出品:中国摄影网编辑部

年度世界新闻摄影奖

摄影师:千叶安山由纪夫

(Yasuyoshi Chiba)

(法新社)

 

▲《呐喊》摄影师:Yasuyoshi Chiba(法新社)

      在这张照片中,我们看到一名年轻男子在2019年6月19日苏丹喀土穆停电期间,在手机照明下朗诵抗议诗,其他抗议者高呼平民统治的口号。

      千叶安山由纪夫说:“这里完全停电了。然后,出乎意料的是,人们开始在黑暗中鼓掌。人们举着手机照亮了中心的一个年轻人。他朗诵了一首著名的抗议诗,即兴创作的。他屏住呼吸,每个人都喊着“thawra”,阿拉伯语中的“革命”一词。他的面部表情和声音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我无法停止关注他,捕捉到了这一刻。”

据报道,2018年12月,苏丹东部城市阿特巴拉开始抗议面包价格上涨两倍,但随后抗议活动重点扩大,并迅速在全国蔓延。到2019年4月,抗议者要求结束独裁者奥马尔巴希尔(Omar al-Bashir)长达30年的统治,巴希尔在4月11日的军事政变中被免职。抗议活动仍在继续,呼吁将权力移交给平民团体。6月3日,政府军向手无寸铁的抗议者开火。数十人被杀,更多人遭受进一步暴力。三天后,在国际社会广泛谴责这起袭击事件的同时,非洲联盟暂停了苏丹的行动。当局试图通过实施断电和关闭互联网来平息抗议活动。尽管6月30日再次遭到严厉镇压,民主运动最终于8月17日成功地与军方签署了权力分享协议。
千叶安山由纪夫(Yasuyoshi Chiba)是法新社东非和印度洋的首席摄影师,现居肯尼亚内罗毕。在东京武藏野艺术大学学习摄影后,他开始为《朝日新闻》做摄影工作。他成为一名自由摄影师,2007年移居肯尼亚,2011年加入巴西法新社。

年度图片故事摄影奖

摄影师:罗曼·劳伦多

(Romain Laurendeau)

(法国)

▲《叛乱》 摄影师:Romain Laurendeau(法国)
    作品《Kho, the Genesis of a Revolt》是关于年轻人深深不安的故事,他们敢于挑战权威,激发了其他人加入他们的行动,催生了阿尔及利亚几十年来最大规模的抗议运动。

    2019年2月,数千名来自工薪阶层的年轻人再次走上街头,这成为对长期担任总统的阿卜杜拉齐兹·布特弗利卡(Abdelaziz Bouteflika)统治的全国性挑战。

    年轻人占阿尔及利亚总人口的一半以上,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一份报告,阿尔及利亚30岁以下人口中有72%失业。该项目历时五年,关注阿尔及尔工薪阶层社区青年的日常生活。足球,对许多年轻人来说,成为一种身份和一种逃避的手段,在抗议活动中,被称为“超人”的准政治性球迷团体扮演着巨大的角色,有时甚至是暴力的角色。年轻人也经常在迪基的私人场所寻求庇护,这些地方是远离社会目光和保守社会价值观的“自由泡沫”。但是,社区意识和团结精神往往不足以消除对贫穷生活条件的考验。

    世界新闻摄影年度最佳故事奖得主罗曼·劳伦多说:“我的一部分人不可能不认识这些年轻人中的自己。他们很年轻,但他们厌倦了这种情况,只想像其他人一样生活。”

    罗曼·劳伦多在法国、塞内加尔、阿尔及利亚、巴勒斯坦领土和以色列担任专业摄影师,从事长期项目。2009年角膜移植后,他决定广泛旅行,记录人类的社会、经济和政治状况。

以下为年度世界新闻摄影奖提名作品

▲2019年5月21日,阿尔及利亚阿尔及尔,学生在反政府示威活动中与防暴警察扭打。摄影师:Farouk Batiche(德新社)

▲2019年10月20日,艾哈迈德·易卜拉欣(18岁)是一名严重烧伤的自卫队战士,10月20日,他的女友在叙利亚哈萨卡的一家医院探望他。起初她不愿意进房间,因为她被他的伤势吓坏了,但一名护士劝她进去握住艾哈迈德的手,和他简短交谈。 摄影师:Ivor Prickett(纽约时报)

▲2019年3月14日,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ET302航班失事遇难者的一名亲属在坠机地点哀悼时,向她脸上扔土。撞击的力量使人仍然难以辨认。摄影师:Mulugeta Ayene(埃塞俄比亚)

▲2019年2月18日,在阿拉伯联合酋长国阿布扎比举行的国际防务展览和会议(IDEX)上,一名商人在展览日结束时锁上了一对反坦克榴弹发射器。摄影师:Nikita Teryoshin(俄罗斯圣彼得堡)

▲波兰波德科瓦勒阿纳的一个难民收容中心里,一名15岁的亚美尼亚女孩坐在轮椅上,旁边坐着父母,她最近因抑郁综合症从紧张状态中醒来。摄影师:Tomek Kaczor(波兰)

 


以下为年度世界新闻摄影图片故事提名作品

▲《埃航空难》组照  摄影师:Mulugeta Ayene(埃塞俄比亚)
2019年3月10日,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ET302航班,一架波音737 MAX,在亚的斯亚贝巴机场起飞6分钟后从雷达上消失,坠入一片田野,机上157人全部遇难。撞击太大了,两个引擎都被埋在10米深的石坑里,几乎无法辨认出任何人体遗骸。
11月14日,坠机8个月后,撞击地点被覆盖,身份不明的遇难者遗体被埋在一排排相同的棺材中。对比了2018年10月从雅加达起飞12分钟后,同样是737最大的狮航飞机坠毁的情况。世界各国,最初除了美国,都将737飞机停飞。第一份报告显示,尽管遵循了波音公司推荐的程序,飞行员还是无法阻止飞机反复俯冲。在这两个案例中,飞行员似乎都在努力处理一个旨在防止飞机失速的自动安全系统,这个系统不断地将机头向下推。系统似乎被激活了,可能是由于传感器故障,尽管没有什么问题。后来有消息称,美国航空公司的飞行员曾与波音公司就MAX的潜在安全问题对质。波音公司拒绝了他们的要求,但承诺进行软件修复,但在ET302航班坠毁时还没有进行。飞机一直停飞到2020年。

 

9页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上一篇:
下一篇:

作者:陈甘

每日读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