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更新:
佳作首页 | 人像写真 | 人体摄影 | 风光旅游 | 民俗节庆 | 新闻纪实 | 样片实拍 | 秀展摄影 | 生态飞羽 | 个人影展 | 专题影展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佳作赏析 >> 新闻纪实 >> 正文

中国摄影网专访|孟加拉国摄影师:K•M•阿斯德—《罗兴亚人逃亡记》

[2019-07-16]  中国摄影网   责任编辑:原创    点击量:

K•M•阿斯德是来自孟加拉国达卡的独立纪实摄影师,曾在达卡的帕斯沙拉(南亚媒体学院)学习摄影,凭借系列作品《罗兴亚人逃亡记》享誉国际,他自述为“我相信没有任何语言文字来表达,这是一张出色的新类型照片。”

▲摄影师:K•M•阿斯德

中国摄影网:你好,阿斯德,非常感谢接受中国摄影网专访。首先,你能详细地介绍一下自己吗?
阿斯德:
你好,非常感谢中国摄影网的邀请。我是1983年出生于达卡,是孟加拉国的纪实摄影师和记者,目前任职于祖玛新闻机构,同时也是盖蒂图片社的摄影记者。
我并非天才摄影师。在大学毕业后,我面临发展方向的选择,在孟加拉国,未来并不看好,由于孟加拉国的人口饱和,政府无法提供给每个学生过多的就业机会。当下,我被另一个问题困扰,作为一个孟加拉国人,当看到许多国人需要帮助时,我很想为我的同胞们做点什么,却感到心有余而力不足。
最终,我选择继续深造。在位于达卡的孟加拉国摄影学会,我接触了第一门摄影教育“摄影基础课程”的学习,完成“2004”基础课程的学习后,我获得了名为“2005”的高阶职位,自此,我开始接触摄影,随之发现摄影需要投入大量的金钱,在某种程度上,我不确定这样做是否正确,因为我的家庭没有过多的偿付能力。在我接受摄影教育的初期,我一直依赖家人的经济支持,此外,我还兼职各种摄影(拍摄海报、婚礼和家庭摄影)来维持教育经费,期间我试着参加不同的摄影比赛,在2008年获得了国内的第一个奖项,我用获得的奖金购入了一台好相机,同年从帕斯沙拉(南亚传媒学院)摄影系完成学业,并顺利毕业,取得摄影学位后,我的目标更加清晰。

 

 

 


中国摄影网:请分享一些童年时期对艺术的记忆?
阿斯德:
我对摄影的热爱始于1997年,在我16岁的时候,有一天,父亲到家送了我一台胶片摄影机FM2,这是我拥有的第一台相机。首先我父母拍了一张我的照片,之后,我为他们照了张相。当第一次透过相机取景器时,我发现了选择可见区域,我以为自己是用这个选区拍的这张照片,几天后清洗底片时发现,他们的头被截了下来,只有数字显示,那时我对摄影一无所知。多次实践之后,我发现自己的照片,它是如此美好,一切看起来近乎完美。这以后,我爱上了摄影。

 

 

 


中国摄影网:你从什么时候开始接触拍摄?这种对摄影的热爱是如何产生的?
阿斯德:
第一次专业摄影拍摄始于2007年,当时孟加拉国遭遇了一场大灾难,即SIDR飓风。当得到这个消息后,我第一时间前往受灾地区报道当地人民的悲惨遭遇和困难处境,这是在校期间,我的第一份重要专业摄影资料。这些照片被刊登在孟加拉本国的报纸上,数百人接受了人道主义援助,照片发表后,我意识到人们因为我的工作得到帮助,甚至救了他们的生命,那次后,我意识到摄影是我的职责,我只想从事摄影工作。

 

中国摄影网:你如何平衡学科关系?记录这么多经受流离失所影响的人对你产生什么影响?
阿斯德:
纪实摄影削弱摄影师的存在,我尽可能地试着将自己置身其中,捕捉到最朴实也最真实的时刻。我想尽可能接近拍摄对象,并努力获得他们的信任,这就是我只在探索和观察新地区时才进行拍摄的原因,首先得到当地人民的信任,我也试着融进人们熟悉的话题,他们应该对摄影设备感到自在,纪实摄影是一件极其缓慢而细致的工作。

 

中国摄影网:谈谈“罗兴亚人逃亡记”的创作理解?
阿斯德:
我生活在孟加拉国,在为缅甸罗兴亚难民系列主题工作的几年时间中,我有责任义务报道这场人道主义灾难。据联合国难民署称,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由于缅甸的残酷局势,已有超过100万罗兴亚难民逃往孟加拉国,2017年8月25日缅甸若开邦发生暴力事件后,直接导致50万罗兴亚难民逃至孟加拉国,最近,新一轮逃亡又开始了。我看到在孟加拉的多数难民没有携带任何东西,但也看到他们对幸存并抵达难民营渴望地坚持。
难民工作对我而言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一方面获得进入营地的许可十分困难,另一方面作为我看到这些无家可归的人,他们的存在就是与死神搏斗。


中国摄影网:你来自孟加拉国达卡,谈谈你对这座城市和文化的理解?
阿斯德:
是的,我在达卡出生并长大。我同意这座城市充满了问题,但我依旧热爱喜欢这座城市。对我来说,首都达卡、甚至整个孟加拉国,都是学习摄影的天堂,大多数人都很美好。印象中的旧达卡到处都是人,每次我都能和形形色色的人接触交流,这有助于我在野外拍摄时了解人类的性格。

 

 

 

 

 

中国摄影网:你对处理单幅图像和项目有什么看法?
阿斯德:
单个图像处理对我而言是必不可少的。因为我坚信一个成功的故事是单一形象最好的集合结果。一个故事中,每一个形象本身都必须强而有力。所以,如果我想从事伟大的工作,我需要最好的框架,另外,每一张图片都是讲述了一个故事、制作一部好的纪录片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

 

 

中国摄影网:这些年,你通过摄影学到了什么?
阿斯德:
在我14年的摄影生涯中,我发现了摄影它有翻天覆地的能力,日复一日,这些照片将成为一个证据。

 

 

2页 [1] [2] 下一页 

上一篇:
下一篇:

来源:中国摄影网 作者:苏妍

每日读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