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更新:
佳作首页 | 人像写真 | 人体摄影 | 风光旅游 | 民俗节庆 | 新闻纪实 | 样片实拍 | 秀展摄影 | 生态飞羽 | 个人影展 | 专题影展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佳作赏析 >> 个人影展 >> 正文

100个人的战争|黑明作品赏析

[2017-07-31]  中国摄影网   责任编辑:ansel    点击量:

他们用鲜血抒写历史(节选)

    从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取得全面胜利至今,历史的硝烟已经散去半个多世纪。为了寻找散落在全国各地的抗战老兵,用影像和文字留存上世纪中国乃至世界历史上最为重要和真实的印记,已经是刻不容缓的事情。

    2010至2015年,我先后多次奔赴中国抗日战争的主战场和游击区,进行实地调查,足迹遍布全国20多个省、市、自治区及香港、台湾和日本,走进了近200个家庭,去寻访和拍摄当年的抗战老兵。起初,先是一次次被拒绝,经过多种努力,才逐步达成共识,得以和他们畅谈。几年间,我和老兵们在一起聊战争、聊死亡、聊爱情、聊家庭、聊国家、聊民族……

    无论是在中国大陆、台湾、香港,还是在日本,老兵们的精神面貌和他们的故事都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在将近5年的时间里,我忘记了酷暑严冬的交替,一路寻访、一路记录,无论是喧闹的城市、偏僻的农村,还是古老的山寨、荒凉的戈壁;无论是庄严的军队、沧桑的眷村,还是孤独的海岛、幽静的古刹,我跟随着那段沧桑的历史,在各地的宾馆和一个个老兵家中,度过了数百个日日夜夜。

    我先后找到1931年“九一八”事变至1945年日本投降期间,参加过抗日战争的近200名共产党军人、国民革命军人和日本籍的抗战老兵。他们的年龄大多数都在90岁至105岁之间。在日本东京,我还见到一些曾经在中国杀人如麻的鬼子兵。他们或对侵略罪行幡然悔悟,或在战后用慈善的方式进行自我救赎。他们的存在,为这场战争的是非曲直提供了更为真实的参考。经过与众多抗战老兵的对话,我先后采集了近500个小时的录音,整理出近50万字的访谈,拍摄了数千幅珍贵的照片,为他们留住了历经风雨的面容。

    虽然当年叱咤抗日战场的那些民族英雄,大部分已经离开了人世,包括我采访过的这100名抗战老兵,也有1/3的人已经走完了人生之路,但他们真实、生动的影像和独特传奇的经历,却被定格在人类历史的长河中。他们的骁勇善战和不畏牺牲的民族大义,也将作为中华民族的精神财富,永远被历史铭记!

黑明
2015年9月3日于北京

▲王景芳 2014年。“身边的死人比活人还多。”

▲裴周玉 2015年。“有些汉奸的坏,远远超过了日本鬼子。”

▲汪运祖 2015年。“鬼子兵要不就是整村地杀老百姓,要不就是烧全村的房子。”

▲贾若瑜 2015年。朱德总司令称他为游击大王。

▲梁士镒 2014年。每次会战的枪炮子弹都被他有幸躲过。

▲孙殿修 2013年。“卢沟桥事变爆发后我们立即赶到北平丰台镇。”

▲马继平 2014年。“那场战斗最后打死打伤1万多日本兵。”

▲刘增钰 2014年。“刘伯承和邓小平都住在了我们家。”

▲尹 珙 2015年。“那时候我只是出主意让下面人去打。”

▲雷声友 2014年。“拼刺刀,我们三个人都打不过一个日本人。”

▲恽前程 2014年。“我被调入新四军军部担任作战参谋。”

▲乔志学 2015年。11岁那年他成为一名小八路。

▲王金水 2014年。“我爹刚回到村口就被小鬼子用刺刀给捅死了。”

▲陈文展 2015年。“八年抗战,我跟日本鬼子打了七年仗。”

▲张文辉 2014年。“鬼子们用活人进行所谓的打猎比赛。”

▲释来空 2013年。“我来这里出家就是为了给死去的弟兄们守灵。”

▲李宣化 2015年。“让鬼子跑出村庄,在开阔的地方去打。”

▲刘 治 2013年。“打红眼的时候,越打越想打。”

▲潘典法 2013年。“我们杀日本人主要是想抢他们的枪和子弹。”

▲刘崇远 2015年。“亲眼目睹今井武夫交出战刀。”

▲胡富经 2013年。“兄弟你补我一枪吧。”

▲傅金杰 2012年。“一心想为父亲报仇雪恨。”

▲谢翔龙 2014年。“我的屁股被炸掉了一块肉受了重伤。”

▲罗四维 2014年。“我们8个人一组轮番抬着戴安澜师长跑。”

▲徐 枕 2012年。“我一个人最少打掉有好几箱子弹。”

2页 [1] [2] 下一页 

上一篇:
下一篇:

来源:中国摄影网 作者:黑明

查看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
  笔    名
  评论内容
每日读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