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更新:
教室首页 | 摄影基础 | 摄影技巧 | 用机心得 | 数码后期 | 镜外随笔 | 中文手册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摄影教室 >> 镜外随笔 >> 正文

世界很坏,你却常常不在

[2016-08-13]  中国摄影网   责任编辑:ansel   

    最近养成了一个习惯,在每一个不那么辛苦的日子里,我都会深夜在这座城市里暴走。十五到二十公里,用三个小时走完。这座城市的美妙之处在于,无论是大街上的璀璨霓虹,还是小巷里的幽暗光影,都在时刻提醒着我,我一直都不是一个人。

这样的日子很少,每周可能只有一两天。

我喜欢这样的暴走,可以让我忘了工作,全心全意的奔向一个目的地。

    很早以前我说过,我是一个极度悲观的乐观主义者。我总是不吝以最坏的恶意去揣度这个世界,却从不对这个世界丧失希望。在年轻时候那些个空虚的夜里,我总是会矫情的陷入极度的悲伤,然后让时间给我力量走出阴霾。

可能是我长大了,也可能是我老了,现在的我,变得不再矫情,我连悲伤的时间都没有了。

我很累。

    我总是很忙,白天做着一份收入还不错的工作,晚上做着另一份没有一点儿收入的工作。白天的工作经常会加班,经常每天下班回到家里,家里的电费都开始半价了,这倒是替我省了不少钱。可我还有另外一份工作要做,一份纯粹装逼劈情操的工作。

经常会有人问我,你为什么能一直坚持下去?我回答不出来,每每我只是笑笑回答,我自己挖了一个坑,黄土都已经埋了半腰了,我跳不出来,只能慢慢把坑填满。

亲手死在自己亲手挖出来的坑里,也许是最好的归属。

    我没有时间,连续三年,我每天只能睡四五个小时,甚至更少,只能在周末补一补缺失的睡眠。
    更多的时候都是自己在逼自己,逼着自己一定要做这些事。我想,如果我英年早逝,突然猝死,我的墓志铭上一定要这样写:这个人活活的把自己给逼死了。    可是想到还有这么多事情没有做,恐怕我就算是死了也会从墓里跳出来把工作做完。所以,我如果死了,请别忘了给我烧台电脑陪葬。还有,别忘了牵条网线,记住,不要移动的。

    有一次和erika.吃饭,她问我,你想想,如果你现在不工作了,你最想去的国家是哪一个?我愣了好半天。我居然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我没有想过工作以外的任何事情。年过半生的我居然失去了幻想,失去了作为人类最为宝贵的特质。从理想主义者堕入务实主义者,其实是悲惨的。一个人没有了梦,同时也就失去了对生活的希望。

    我可一直都是一个热爱生活的好少年啊,现在却被工作磨的丢掉了梦想。只是像个机械般的向前走,每个齿轮都不能坏,因为我不能停下来。

    我还不能够倒下,我的身后空无一人。

    我没有团队,从始至终都只有我一个人,虽然偶尔也会有朋友帮我做做内容,但是他们都有他们自己的生活,我不能许他们任何,更无权要求他们做什么。很感谢他们曾经帮助过我,这些都是我不会忘怀的情义。

    熟悉平台的人都知道,除了少数平台间的内容合作以外,我从来不做广告。我觉得没必要,我有着一份收入还说得过去的工作,也就不缺那一点点广告费,我想要给你们一个更纯净的平台,不管你们喜欢还是不喜欢,我都在尽我的努力,用我不多的时间,去做着这一切。

2页 [1] [2] 下一页 

上一篇:
下一篇:

来源:中国摄影网 作者:Kido

查看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
  笔    名
  评论内容
每日读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