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更新:
教室首页 | 摄影基础 | 摄影技巧 | 用机心得 | 数码后期 | 镜外随笔 | 中文手册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摄影教室 >> 镜外随笔 >> 正文

凤凰,像沈老的文章一样散发清香

[2005-10-18]  中国摄影网   责任编辑:ansel   
    我们迟归的脚步伴着小镇平凡的一天,一同落入流淌中的沱江,小城恬静夜生活开始了。没有大城市的浮华奢靡。凤凰的夜是沉静的。在古色的吊脚楼下,和气的阿婆们三三两两的坐在灯下,一边做着活计,一边聊着邻里的变化,看到我们,热情的打着招呼,帮我们指引着住所,仿佛我们不是远来的客人,而是邻家外出的儿女。我们被热情感染着,也开始用灿烂的笑靥回应着可爱的凤凰人。冲到楼上,一个痛快淋漓的热水澡,浴后的我神清气爽。
  
  在自助游的介绍中,凤凰有一条街专门在夜晚经营湘黔风味小吃。这样的机会,我们是不会错过的。我们徜徉在凤凰古朴的街道上,游客非常少,街灯把我们的影子拉的好长好长,“远远的街灯亮了,好象是天上的星星,天上的星星现了,好象是闪着无数的街灯。”郭老先生的《天上的街市》不正是此刻凤凰的写照吗?除了我们,还有两个卖花和弹吉他的小姑娘,此刻也徜徉在这条天街上,不同的是,他们在为生计奔波,我们在享受假期。坐在苗家的姑娘的排挡上,品着苗家的佳酿,吃着苗家的火锅,火锅的香气混着嘶嘶的水汽弥漫在深深的夜色中。一个乞者顺着气息被吸引过来,我们象两个江湖游侠一样,大方的请他喝酒,并把一勺冒着热气的鱼肉夸张的放入他的碗里,他幽雅的一鞠躬,退到一个角落,贪婪的享受着丰盛的晚餐。我们都深信他就是洪七公。苗家姑娘们,欢快的笑着,围拢过来,卖花的小女孩,也收起了自己的生意,加入进来,其实,他们的生意已经结束了。因为整条街上,只有我们两位食客。凤凰的本地人早早的睡了,此时正是农忙季节。气温又不热,这个小镇在10点中,已经进入它的深夜。只有我们,贪恋这小镇的静谧和温馨,不想用睡眠来错过都市少有的恬淡。
  
  我的同伴是个英俊小伙,即使在都市,也会引来无数少女的目光。此时,更是吸引了苗家姑娘们的视线,她们围坐在我们的身旁,陪我们饮着酒,叽叽喳喳的求证着对于都市的想象。两个卖花的小姑娘,带着新奇的目光,看着数码照相机里的自己天真的笑脸。眼前的场景,让我突然心中一动:同伴脸上的笑容,和卖花少女的笑容同样的纯真和灿烂,我不知此刻的他是不是回到了他的童年,因为这种笑容在都市的套子里早就泯灭了。在都市,这种笑容只有在婴儿的笑靥才能看到。
  
  苗家姑娘们略带羞涩的唱起了她们的山歌,优美的调子盘旋在漆黑的夜色中,我无法用言语来形容此刻的场景,只是在静静的享受着。她们讲着歌中的梦想和憧憬,讲着爱情的忧伤与无奈。其中一个苗家的姑娘,向陌生的我们,轻轻的吐露着心中的忧伤:在苗家,同姓的男女,均以兄妹相称,不能相恋结婚。而她,不幸的爱上了邻村的同姓青年。27岁的她,苦守着无望的爱情,每天从早上6点一直工作到晚上11点,月工资只有150元/月,却仍就憧憬着自己有一天开个小小的饭店。10000元的本钱,对于她来说,竟象爱情一样遥不可及。我和同伴对望了一下,无语。我们的这顿饭钱,就是姑娘辛苦一个月的收入……
  
  当得知我们对真正苗家的生活感兴趣,姑娘们热情的介绍她们的家乡,一个真正的苗寨,古朴典雅,需要走很长时间的山路。属于山江镇千潭村。并热情的告诉我们路线。
  
  山江?我急速的在脑海里搜寻这个似曾相识的字眼,噢,那个可以赶真正苗集的地方。姑娘们告诉我们,今天是山江的集市,我们却错过了,不然可以看到古老的求爱方式,就在我们后悔的时候,我们不知道一个更大的遗憾我们已经错过,就在我们聊天的时候,在山江,正在举行一个100多人的篝火晚会。第二天,我们赶到山江时,才知道,我们可能错过了此次旅游最精彩的部分,成为极大的遗憾。
  
  同伴的酒杯空了,我的茶也凉了,小小的排挡也该收摊了。同伴拉着我,想去看夜色中的沱江。沱江两岸的灯火早已熄了,酒吧的喧闹声也随着夜色沉入江中,在潺潺的水声中,我们醉了,醉在凤凰的美丽的夜色中……
  
  或许,人在异乡容易醒来,或许,生怕再错过更美的风景,清脆的鸟鸣声,把我从梦幻中惊醒。抬腕看了一下表,刚刚5点半,记不起昨夜何时入睡,心中记挂着晨曦中的凤凰,跃出房间,满眼的青翠,沁人的清凉赶走了最后的睡意。我敲醒了隔壁酣睡的同伴,“快,我们去看沱江的晨光去。”随着声音,我已经拿着相机飞奔下楼,象一只欢快的小鸟,飞翔于凤凰的早晨。
  
  凤凰的早晨展现在我面前的是沈老先生笔下真实的凤凰。青青的石板路上,没有游人,早起的只有一些摄影发烧友,在各种角度拍摄凤凰的早晨。等着太阳照耀下的沱江,虹桥、万民塔、遐昌阁。我并没有急于举起手中的相机,而是用我贪婪的眼睛,把眼前的美景镌刻在我的心中,永远的封存起来,当凤凰不再古朴时,我记忆的痕迹依然清晰可见,象沈先生的文笔一样,永远散发清香。
  
  同伴到沱江边上的时候,我已经坐在了小船之中,等着他与我一同去问候清晨中的沈老。船工晃动着橹,拨开江面的轻雾,搅碎了沱江的梦,迎着连绵山峰的翠绿,向下游荡去。江面上只有我们这一只船,恍然间,我们成了画中人,点缀着沱江早晨,我们在画中游,同时画中我们,又是如此的美丽。一叶小舟,搅动一池的清水,翩然间,我们滑翔在沱江之上,摄影发烧友纷纷对着我们举起了相机。我们也开始对着他们轻动快门,不知是我们给了沱江灵魂,还是沱江给了我们灵气。在这早晨的沱江,我们成为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沈老的墓地就在沱江边的山上,在那里,每天船工的号子,主妇洗衣的棒槌的梆梆声,夏日孩子的戏水声……沈老听了一辈子,写了一辈子,最后,灵与肉完全融化在沱江中。而他的文章又影响无数寻梦之人,来凤凰凭吊那份抹不去的情怀,为凤凰沉醉。弃船,拾阶而上,山中不知名的小鸟叫声更加清脆,曲径通幽处,就是沈老睡床。工作人员告诉我们,沈老的骨灰分成了三份,一份在沱江,一份在这里,一份陪着亲人。没有高大的墓碑,没有奢华的墓志铭,沈老的归处,象他的文章一样,俊秀唯美。
  
  离开了沈老的墓地,我们走在凤凰的古街上,凤凰的人们醒来了,早起的孩童背着书包沿着石板街奔向学校,勤劳的土家大姐用特殊的韵律叫卖着豆腐,在楼板吱吱哑哑的声音里,吊脚楼上的人们也开始了一天的忙碌。此刻游人只有我和同伴,我们带着轻松的心情欣赏着小镇人们的早晨的生活,坐在街边的早点部,沐浴着清晨的阳光,觉得碗中的豆浆格外的香甜。没有了迟到的担心,没有了堵车的烦恼,在这个小镇中,我们是两个局外人,用观赏的心态体味着当地人的生活,享受着我们的假期。偶尔,小镇的导游过来搭讪,问我们还没有去的行程,当得知昨天我们已经去过黄丝桥后,仍旧热情的介绍古镇的其他玩点,并没有因为我们不是他们的游客而有丝毫的冷落。真是一群淳朴的人们。
  
  享受完我们的早餐,我们开始了新一天的游程,没有匆匆的脚步,我们踱着四方步,闲逛在小街上,非常的随意,一个年轻的比丘尼,蹲在小小的佛龛前,吸引了我们的眼球,她是真的信仰?还是……,在这个充满诱惑的年代,这个小镇的清幽是否真正阻止凡心的萌动。让我们祝福她吧。永建客栈的大姐,又开始去招揽新的散客,我们结完帐,开始了心中的最美的一段旅程。,别了虹桥,别了,晨曦中沱江。我们的身影已经到映在你最美的水涡中,你的倩影永远荡漾在我生命中。别了,别了,梦中的凤凰。 

上一篇:
下一篇:

来源: 作者:

查看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
  笔    名
  评论内容
每日读图